中新社北京11月21日电 (记者 张子扬)11月20日,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首次访问菲律宾之际,中菲两国元首一致决定在相互尊重、坦诚相待、平等互利、合作共赢基础上建立中菲全面战略合作关系。在北京受访学者看来,这一日将载入中菲关系史册。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表示,“这是中国国家主席13年来首次到访,具有历史性意义,是两国关系的重要里程碑,将掀开两国伙伴合作的新篇章”。

  两年来,通过6次会晤,习近平同杜特尔特不断巩固共识,增进友谊,合力将中菲关系在“转圜”“巩固”“提升”进程中逐步从低谷中托出,“快马加鞭”找回“失去的岁月”,最终描绘出中菲关系新的历史方位。

11月20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马尼拉同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举行会谈。会谈开始前,习近平出席杜特尔特在总统府前草坪举行的隆重欢迎仪式。这是习近平在杜特尔特陪同下沿红地毯检阅仪仗队。 新华社记者 鞠鹏 摄 图片来源:新华网11月20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马尼拉同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举行会谈。会谈开始前,习近平出席杜特尔特在总统府前草坪举行的隆重欢迎仪式。这是习近平在杜特尔特陪同下沿红地毯检阅仪仗队。 新华社记者 鞠鹏 摄 图片来源:新华网

  在习近平看来,双方决定建立中菲全面战略合作关系,符合两国民众期待,适应双边关系发展要求。

  观察家注意到,中菲元首此次会晤,论历史,谈今朝,望未来,所谈及的内容足够丰富,亮点频多:从制定宏大的双边规划远景图,到具体的安全、发展、人文三大支柱领域等务实合作、深化“一带一路”倡议同菲律宾发展战略对接,从共同维护南海和平稳定,到携手推动中国—东盟关系优化升级,推动东亚合作得到更大发展……

  “两国关系的重新定位,必将积极影响双方社会对两国关系的再认识,对推动两国各项实际合作产生广泛效应。”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荣鹰对中新社记者说,“两国关系的‘跨越式’回暖,在两年前是难以想象的”。

  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许利平认为,两年来,在两国元首的共同引领下,两国关系实现了转圜、巩固、提升“三级跳”,是“经历风雨后,又见彩虹”的最佳写照,将对两国关系的未来走向注入新动力。

  值得注意的是,会谈后,两国元首共同见证了多项双边合作文件的签署,其中包括两份重磅文件:《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与菲律宾共和国政府关于共同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谅解备忘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与菲律宾共和国政府关于油气开发合作的谅解备忘录》。

11月20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马尼拉同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举行会谈。这是会谈后,两国元首共同会见记者。 新华社记者 谢环驰 摄 图片来源:新华网11月20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马尼拉同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举行会谈。这是会谈后,两国元首共同会见记者。 新华社记者 谢环驰 摄 图片来源:新华网

  杜特尔特曾表示,“菲律宾完全支持共建‘一带一路’,愿与中方开展相关领域的合作,我也愿积极考虑明年再次赴华参加第二届高峰论坛。”

  荣鹰说:“如今,两国签署共同推进‘一带一路’建设谅解备忘录,无疑向外界释放了一个强烈的信号:推动‘一带一路’框架内战略对接,可深化两国各领域互利合作,更关乎两国民众获得感和幸福感。地理位置得天独厚的菲律宾,没有缺席。‘一带一路’其他沿线国家,亦不应错过这一历史机遇。”

11月20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马尼拉同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举行会谈。 新华社记者 谢环驰 摄 图片来源:新华网11月20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马尼拉同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举行会谈。 新华社记者 谢环驰 摄 图片来源:新华网

  此外,对于外界关注的南海问题,这次会晤中,两国元首亦有提及。

  习近平指出,中菲在南海有广泛共同利益,可以继续通过友好协商管控分歧,推进海上务实合作,为地区和平稳定和人民福祉作出应有贡献。

  杜特尔特表示,菲方赞同本地区国家共同维护南海和平稳定,愿积极促进东盟同中国关系发展。

  在受访学者看来,站在中菲关系新的历史起点上,中菲通过友好协商妥善处理分歧,加强海上对话合作,让南海成为造福人民的和平之海、友谊之海、合作之海,将对南海周边国家起到良好的示范效应,释放中国对东盟国家的善意,从而对整个东南亚地区的和平与发展起到促进作用。(完)

  居民与舞者协商往往成骂战闹剧  因广场舞噪音引发纠纷频频上演

  □ 本报记者 赵丽

  在北方某个小城市生活的程建生,房子前后各有一个小广场,景色优美适合养生。也正因如此,手机的闹钟功能几乎从未使用。

  每天早上6点,楼前小广场准时响起“精忠报国”的音乐,接着响起阵阵有力的扇子声。用程建生的话来说,这是要给他打足一天好好工作的“鸡血”。

  几乎同一时间,楼后的小广场也不甘示弱地传来了中老年广播体操的音乐。

  到了傍晚时分,一群大妈则准时出现在程建生家楼前的空地上。她们伴着激情歌曲,动作一致地抬手转身。程建生很是反感:“她们剥夺了我安静看晚霞的权利。”

  即使是通过微信的语音功能,但程建生的苦恼与无奈还是顺着网络毫不掩饰地传递到记者耳中,“每个人都有可能被广场舞困扰,但冲突起来对双方都有伤害”。

  同样遭遇广场舞烦恼的还有李晓娟。一年前,李晓娟辞职回家考研。然而,就在她焦头烂额地刷题时,广场舞激昂的音乐传了进来。

  起初,李晓娟试图交涉。她下楼和跳舞的大妈协商,希望对方能把音乐声音调小点,“她没正脸看我,说‘你把窗子关了不就小声了’。我当时就懵了,竟无语凝噎。然后看着她把声音调小,我也就算了,说了声‘谢谢’上楼回家”。

  没料想,第二天,广场舞的声音又回到了当初的音量。李晓娟又跑到楼下,“我和她们解释了原因,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她们看了看我,没说话,音乐又关小了一点,于是我又上楼回家了”。

  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渐渐地,李晓娟都不想下楼了,直接在窗口向下喊,“声音要大到类似咆哮,因为不咆哮不带怒气,就会被直接无视”。

  “接下来,同样的事情几乎每天都是精确回放。”李晓娟无奈地说,她后来烦了,戴上隔音耳麦关上窗子,但还是能听到广场舞的音乐声。

  一个多月后,居住在李晓娟楼下的邻居也“忍无可忍”,因为邻居的儿子上初三,需要安静学习。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用李晓娟的话来说,就是一场“居民区世纪大战之嘴炮斗”。

  “吵得面红耳赤,结果是接下来的几天没跳广场舞了。”李晓娟说,可是好景不长,几天之后,广场舞的音乐卷土重来,而且有更甚之势。

  这次,李晓娟决定再次单枪匹马前去理论。

  “你要么小点声,要么换地方,不然我报警了!”

  “你报什么?”

  “报警!”

  “你报吧,看谁敢抓我们。”

  随即,李晓娟报警。

  “在等民警来的时候,我被围攻,诸如‘你家不用电视啊’‘这也算吵’‘你搬家好了,搬别墅去’‘你不讲道理’‘对老人这样还报警,你没素质’等,不绝于耳。”李晓娟回忆说,“协警赶到后一直劝我,那几位大妈见状越战越勇。之后,我被暗示向那些大妈道歉,居委会和物业也被扯了进来。”

  按照李晓娟的想法,道歉可以,但底线不能动,所以表示“换个时间、换个位置或者声音小点都行”。

  “谁知道,我刚说完,她们那边就炸了,说‘我想啥时候跳就啥时候跳’‘换位置,摔倒你赔钱’等。”李晓娟说,最后只能不欢而散。

  程建生的遭遇几乎如出一辙。

  在小区空地跳广场舞的大妈认为,来提意见的程建生就是“砸场子”的。每次理论都是一番激烈交锋,双方互不相让,辱骂声、呼喊声夹杂在舞曲里,“简直就是一场闹剧”。最后,不欢而散,各自悻悻而走。

  “不堪入耳、不堪入目。”程建生不愿过多提起当时的场面,“都是有一定文化的人,这种事太丢人。”

  跳广场舞,不仅因噪音引发居民与跳舞者的冲突,因为场地有限,广场舞队伍之间还可能发生纠纷。

  在一条狭窄的街道上,两队来跳广场舞的大妈因为场地争执起来,双方各不相让,争吵得面红耳赤,甚至互相推搡,眼看就要动起手来。这样的情景,近年来并不鲜见。

  “都是当爷爷奶奶的人了,还在大街上因为这些小事大打出手。”曾经亲眼目睹此类纠纷的北京市民林峰西摇摇头说,“就不能体面地跳支舞吗?真是既可悲又可笑。大妈们有自身的问题,但这更加考验政府的管理智慧。”

  采访结束时,李晓娟给记者发来一条微信:难道资源有限,就要按“闹”分配?

  央视财经评论丨车市,这个冬天有点儿冷!告别高速增长,车企如何变招?

  日前,全国乘联会发布了各车企10月份销量数据,在整体汽车市场不景气的情况下,不少车企纷纷折戟,部分车企当月销量甚至同比下滑超10%,全年可能呈现负增长。

  数据显示,今年10月,汽车产销分别为233.45万辆和238.01万辆,同比下降10.05%和11.70%。其中,乘用车与商用车销量分别下滑13%、2.8%。尤其乘用车,连续5个月下滑。

  “金九银十”不再,汽车市场遭遇近20年来最强“寒冬”。竞争不断加剧,汽车行业如何抓住发展大趋势?11月20日晚,《央视财经评论》邀请财经评论员章弘以及央视财经评论员刘戈做客演播室,深入解析。

  销量连连下滑 冬天真的来了?

  章弘:稳中有升将成为常态

  

  财经评论员 章弘:增速放缓是今后的常态,或者说稳中有升是今后的常态。

  为什么这样说呢?我有几个理由:一是汽车销量的发展高歌猛进了30年,现在私家车保有量已经近2亿辆了,这个时候有一些疲软饱和是很正常的;第二个理由就是我们购置税,曾经在前三年一直下降到只有10%,当时卖得比较火,所以把现在的销售量透支了一部分。因此,增速放缓,稳中有升是今后车市可能出现的常态。

  刘戈:汽车销售并不是线性增长

  

  央视财经评论员 刘戈:今年七八月份已经开始出现汽车销量下降的情况,在这之前可能我们已经习惯了中国汽车,尤其是家用汽车20年来的高速增长。

  但是发达国家,汽车销售的增长状态并不是线性增长。美国大概在1905年,以福特的T型车为开端,汽车大量进入家庭。发展到1930年的时候,每千人达到了200辆,也就是说在20多年的时间里,经历了飞快的增长。

  中国从90年代开始,汽车进入家庭也几乎是从零开始,现在到了每千人160辆,接近200辆的状态。这个周期大概要二三十年,所以现在来看,从中国道路的条件和消费习惯,以及城市的规模等这些因素来讲,瓶颈期比汽车界人士所预想的来得要早一些。

  告别高速增长 车企如何变招?

  章弘:新能源汽车还需要接受市场更多考验

  

  财经评论员 章弘:首先从厂家来讲,传统厂家和新能源厂家加起来一共有455家,查得到的品牌大概160多个,再加上所谓的新势力造车,就是拿了风投在互联网上造车的有49家。

  汽车产业不需要这么多的造车厂家,所以它肯定会有一轮非常激烈的淘汰;另一方面,对于新能源汽车技术路径,仍然还有很多的争论和分歧:到底是纯电的?还是混动的?还是燃料电池?还是乙醇汽油等等....。.

  此外,电池生产的过程中间是不是环保,电池用完了,电池的处置是不是环保?很多的问题要到市场上去寻找答案。

  刘戈:汽车行业的一场革命正在中国展开

  

  央视财经评论员 刘戈:可能对于很多汽车巨头来讲,他们做出了一个判断,汽车行业的一场革命可能就要在中国展开了。现在所谓的弯道超车,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就是转变能源结构。另外,未来我们要在新能源的发展上做出努力,车企只有不断适应市场出现的新变化,以变应变,才能谋求更好的发展。

  章弘:中国汽车市场增长 正未有穷期

  

  财经评论员 章弘:我个人认为中国汽车市场的增长还会继续下去,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的新能源汽车已经从政策引导型开始转变为市场需求型,这是很好的事情。我们不需要再继续出台更大力度的产业政策,来引导我们的新能源汽车发展。

  另外,一个是关于二手车发展的问题,如果我们能够把二手市场发展得很好,甚至把它出口到其他国家去的话,我们国家汽车的增长还会再上一个台阶。

  客户端北京11月20日电(记者 上官云 任思雨)据美国《侨报》援引洛杉矶华文作家协会消息,著名武侠小说大家萧逸先生(Shiao Ching Jen)于洛杉矶当地时间2018年11月19日,因肺癌晚期,医治无效辞世,享年83岁。

  对萧逸,有这样一种说法,因他是山东菏泽人,金庸是浙江海宁人,两人被称为“南金北萧”。如今,随着萧逸的离世,“南金北萧”都不在了。

萧逸。 来源:广州日报 萧逸。 来源:广州日报 吴波摄

  “无心插柳”入行 《七禽掌》风靡一时

  萧逸1935年出生于北京,祖籍山东菏泽。他在少年时期就表现出了对文学的爱好,早在初中二年级就发表过短篇小说《黄牛》,并向台湾较有影响的《野风》,《半月文艺》等杂志投稿。

  23岁时,暂时休学在家的萧逸开始创作武侠小说。他曾在访谈中自述,从小就喜欢看武侠小说,初中几乎把金庸等作家的书都看遍了。

  “再就是我自己的性情也适合写武侠小说,比较激昂慷慨,常常好打抱不平,还有很多因素”。

  有个朋友就对他说,既然这么喜欢武侠小说,为什么不写一篇呢?

  这个问话某种程度上促成了《铁雁霜翎》的出版。那也是萧逸的处女作。没想到一炮走红,还被改拍成了电影,分上下两集,接下来的小说《七禽掌》更在台湾风靡一时。

《七禽掌》《七禽掌》

  从未改行的职业作家

  写了几十年武侠小说,萧逸是个十足的职业作家,从未改行。

  1976年,他举家移居美国,凭借一支笔,靠写作来养家糊口。那时,一些知名的武侠小说作家们纷纷封笔,萧逸反倒在此时迎来了创作高峰。

  在上世纪70年代前后,萧逸发表的《昆仑七子》《塞外伏魔》等作品,开始尝试从历史大背景中描绘武侠世界,探索新的创作方法与道路,但仔细读来,还是多少带有前辈作家《蜀山剑侠传》等作品的风貌。

剑仙列传(全四册):《长啸》《塞外伏魔》《昆仑七子》《火雷破山海》《剑仙列传》(全四册):《长啸》《塞外伏魔》《昆仑七子》《火雷破山海》

  40岁时的萧逸,逐渐理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写作方式。在书中,他注重气氛的营造和人性的冲突,在“武”这个方面尤以运用了现代光学等原理的阵法描写形成特色。

  他跟古龙是很好的朋友,开始创作的时间也差不太多,虽然会互相赠送新出版的书,但萧逸说,自己都没看过。可能正因为如此,虽然当时台湾武侠界流行模仿古龙,萧逸却能保持自己的小说风格。

  “我渐渐有种觉悟,想将写作路线趋向有关人性的描写,阐释人性中种种的问题。我觉得人性本身就是突破,只要作者能够观察深刻、阐释精细、照顾到别人忽略的层面,那你便随时都在突破。”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如此说过。

  《甘十九妹》爆红

  在萧逸的诸多作品中,人们最熟悉的,可能还是《甘十九妹》。

  故事情节并不复杂,曾叱咤江湖的岳阳门,一夜之间被神秘女子甘十九妹血洗。其门徒尹剑平杀出重围,在查明真相等过程中,与尉迟兰心、甘十九妹也有一段颇为矛盾的感情纠葛。最终,故事以悲剧结尾。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由其改编而来的同名电视剧播出,瞬间引爆荧屏,“李元芳”张子健饰演尹剑平。该剧成为70后、80后等几代人的回忆。

  推及原著,观众们也发现了不同于金庸、古龙等作家的另一种创作路子。

电视剧《甘十九妹》电视剧《甘十九妹》

  但对这部书,萧逸当初是留下一些遗憾的。和大家的感觉相同,总觉得最后结束得似乎有些突然。他曾解释过,自己是职业作家,写《甘十九妹》的时候,同时在全球17家报纸上连载。

  萧逸说,正好报社的老板换了,总编辑换了,希望把前面的做一个结束,所以自己被迫停了《香港时报》的稿子。

  据说,这曾招致很多人的抗议,但他也十分无奈,“本来我里面还想发展一下尉迟兰心,非常喜欢她这个名字,当中希望她跟男主角尹剑平还有一些感情发展”。

  但后来,小说已经太过轰动,发行量很大。萧逸觉得,再把这些加进去,可能不太合适,所以,以电影、电视的方式来弥补这个小小的遗憾“还可行”。

  “侠”不是打架,是伟大的同情

  据媒体报道,1986年,萧逸作品第一次在大陆出版发行,后几经再版。

  几十年来,萧逸共发表中、长篇武侠小说55部,如《铁雁霜翎》《白如云》《凤栖悟桐》《昆仑七子》《长剑相思》《甘十九妹》《无忧公主》《马鸣风萧萧》、《饮马流花河》等。

《饮马流花河》《饮马流花河》

  写了一辈子武侠小说,他所理解的“侠义精神”是什么?萧逸说,“武”是尚武的精神,“侠”是伟大的同情。人要有同情心,要有悲天悯人的情怀,要有打抱不平、慷慨激昂的意识。

  他说,武侠小说之所以一直受到欢迎,正是它一以贯之的侠义精神。“侠的落足点不是武功,而是气势,是同情、是除暴安良,用正义去感染别人,用气势去影响别人,而不是刀剑伤人。” 他在多次采访中都强调,武侠小说除了它的好看和艺术性之外,一定不能把侠义二字丢掉。

  对萧逸的创作,有人说,他跟古龙、金庸齐名,也许在博大精深这个方面,萧逸的作品还要稍逊一筹,但其作品典雅婉约,亦自成一派。

  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台湾,按萧逸的说法,以稿酬做标准来判断的话,有5位武侠小说作家可称“一流”,即卧龙生、司马翎、诸葛青云、古龙和自己。

  他说,“两万字左右的一本书,稿费一般是800元,能拿到2000元新台币以上,就算是最高酬劳,只有我们5个人。”

  如今,这些为读者创造出武侠世界的人,都离开了。

  江湖路远,大侠珍重。(完)

  失误频频被巴勒斯坦队逼平 里皮难掩失望之情  国足靠什么冲击亚洲杯四强?

  非常渴望拿下这场比赛的里皮对国脚们的表现只剩无奈

  昨晚,凭借队长冯潇霆开场不久的头球破门,中国男足在本年度最后一场国际A级热身赛中1比1战平国际排名低于自己24位的巴勒斯坦队。国足主帅里皮整场比赛站立指挥,却改变不了球队在攻防两端的疲弱状态。到海口参加中超年度颁奖的各俱乐部及足球界嘉宾们从这支国足身上很难看出竞争亚洲杯四强的希望。

  中、巴热身赛终场哨音响起后,已经在场边站立超过90分钟的老帅里皮转身走向出场通道。看到他低头离场的样子,现场的记者和球迷们都知道“银狐”的心情不算太好。昨晚的比赛不仅是国足亚洲杯前最后一场国际A级热身赛,也是里皮离开国足帅位前在国内率队参加的最后一场正式比赛。无论从个人情感还是亚洲杯备战的角度来说,里皮都非常渴望国足取得这场比赛的胜利,但结果却事与愿违。

  比赛第9分钟,冯潇霆就接到李学鹏开出的任意球头球破门,这是冯潇霆为国足出场70次以来打进的首粒进球。但冯潇霆的“铁树开花”可以说是这个夜晚国足为数不多的亮点,李学鹏传出这记好球后在防线上突然“卡壳”,而跟着梦游的还有防线的其他球员,这也为中国队在第63分钟的失球埋下了伏笔。

  里皮从比赛一开始就在场边站立指挥比赛,对于弟子们一个接一个的低级失误,他或是唠叨几句或是摊开双手表示无奈,这在他以往执教中国队的比赛中并不多见。从人员安排上看,登场球员都是过去一个赛季里国内职业联赛各俱乐部的佼佼者,只可惜他们能在外援的帮衬下风光无限,却无法聚在一起为国家队形成强大合力,里皮纵然努力内部挖潜也无法换来期待的球队面貌改观。

  昨晚代表国足出场的球员中,包括5名替补球员在内就是球队征战亚洲杯的主力班底。里皮赛后也重申,参加本期集训的24人中绝大多数将参加亚洲杯。只不过他在稍后的集训中还会增补若干球员,包括郑智和曾经的伤号张琳芃等人。

  值得一提的是,昨晚赛前里皮举起手机不时在场地内拍照。有记者赛后就此向他提问,但老帅显然也敏感地意识到媒体密切关注着他的去留问题。只不过无论多么失望,他都保持着清醒,作为职业教练严守着契约精神的重要性。所以他有意识地回避了这一问题,进而说道:“这场比赛我并没有给球队一个否定的态度。我们上半时有很多机会,只是失误太多了。”至于为何失误多,里皮仍维护弟子们,“我们仍处于联赛末期,队员身体状况不理想,疲劳情况很突出,包括心理上的疲劳。我们接下来有长达30多天的集训,我相信队员们在技战术、体能、心理等方面都会达到比较良好的状态。”

  到海口参加中超颁奖典礼的各俱乐部及足球界人士都现场观看了中、巴热身赛,只可惜那些已经锁定奖项的国脚们并没有拿出“应景”的优异表现,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至此,国足在今年的正式比赛中以3胜3平3负的战绩收官,赢下的3个队分别是缅甸、泰国和叙利亚,打平的3个队分别是巴林、印度和巴勒斯坦,这样的表现很难让人们相信,这支球队能够实现进入亚洲杯四强的目标。

  里皮还有30多天的时间来打磨球队,“内部挖潜”似乎已到极限,里皮能做的唯有尽心尽力站好最后一班岗,以避免自己在中国队执教的压轴大戏演砸。

  本报海口专电 记者 肖赧

娱乐天地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华宇平台华宇娱乐华宇代理拉菲娱乐拉菲平台1号站平台1号站1号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