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1号站娱乐 下的文章

原标题:圆通涨价通知挂内网一天后被撤,副总裁表态双11期间不涨价

澎湃新闻记者 张枭翔

跟随中通和韵达,在公司内网挂出涨价通知的圆通,表态“双11”期间不会涨价。10月12日晚间,圆通速递副总裁叶锋对外发布消息称:可以很明确地跟大家报告的就是,“我们‘双11’期间不涨价,‘双11‘我们没有调价的安排。我们‘双11’没有调价计划。”

不过,对于澎湃新闻记者“双11”后会不会涨价的追问,圆通方面回应称“再说”。

当天晚间,圆通的内网也已撤下了那则涨价通知。

一天之前的10月11日,圆通在内网发布《关于圆通网络旺季市场提价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称,经总部研究决定:自即日起,全网各网点对客户收取的快递费,在原有的价格基础上进行上调,指导价为1kg(含)以内上调0.3元/票,超过1kg(公斤)部分上调0.3元/kg。

《通知》称,圆通此次涨价是为了“确保圆通全网平稳运营,保障旺季时效,带给客户高质量的服务体验”。

《通知》还称,为应对旺季高峰,全网不断加大各项基础建设投入,且人工成本不断上升,运输成本持续增加,给全网络带来极大经营压力。

圆通方面没有对撤回《通知》一事作出解释。也未表态是否会继续执行《通知》的内容。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原标题:“点赞”杀人嫌犯张扣扣,混淆了是非!| 沸腾

一些自媒体对张扣扣残酷的杀人行为点赞,很不负责任。为杀人嫌犯叫好,看似打着正义的旗号,实则混淆了一个法治社会最基本的是非观。

▲犯罪嫌疑人张扣扣。 图片来源:华商网

文|辛平

近日,一条关于“大年三十为母报仇杀害仇家三人”的消息引发广泛关注。陕西省汉中市南郑县公安局的微博显示,2月15日12时许,南郑区新集镇王坪村14组发生一起杀人案,致2人当场死亡、1人重伤抢救无效死亡。犯罪嫌疑人张扣扣已于2月17日7时45分投案自首。

通过当地官方与村民的还原,外界得以知晓,1996年张扣扣母亲汪氏因为与被害人王自新产生矛盾纠纷,王自新的儿子王正军(当年17岁)用木棒打伤汪氏的头部,后经抢救无效死亡,王正军因涉嫌故意伤害致人死亡被判刑8年。

此次张扣扣涉嫌杀死王自新父子三人,被很多人视作为其母22年前的被害“复仇”。网络上,这名残酷杀害三人的杀人嫌犯,被称为“大孝子”“最后一个男人”,杀人嫌犯俨然成了替母报仇的堂堂男儿。

中国古代社会确有侠士精神,所谓“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所谓“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十四州”,匡扶正义的侠客时常出现在诗人的诗句中。但本质上,这种行事手段是一种私刑,奉行的是一种江湖法则,在法制不甚健全的社会,或许行得通,但放在如今,就与现代法律精神扞格不入。

▲犯罪嫌疑人张扣扣指认犯罪现场。

如果正如网络所传,张扣扣杀王自新父子三人,是替母报仇,这就是一种同态复仇。同态复仇以牙还牙、以命偿命,这在法律产生之前,被奉为自然法则。但现代法治社会强调的是,任何人未经合法审判,都不得被认定为有罪,同态复仇早已为现代刑法理论所排斥。张扣扣杀人,是从一个悲剧走向另一个悲剧,怎么看都不该被称许,网上的舆论明显跑偏了方向。

何况,现在除了张扣扣与被害人的信息,更多细节都还没有确证。张扣扣到底为何杀人,是否与其母被害有关,还有待权威部门的调查回应。这不是否认其中的关联,但建立在未必准确的坊间传言之上的“义愤填膺”,也很可能会打错靶子。

事实上,20多年前的那纸判决书已被翻出。这纸判决书是现在我们能看到的当年案件细节的凭证,至少从判决书看,是张扣扣母亲先有挑衅行为。

有人怀疑判决书披露的细节不是事实,但这也不过是缺乏事实的臆想或猜测。

可以确定的是,张扣扣母亲死于邻里冲突。这对于一个13岁的少年而言,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但他杀人的做法,不论有任何托辞,都应受到法律的制裁。

▲王正军构成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审判书截图。

就此而言,一些自媒体对他残酷的杀人行为“点赞”,是很不负责任的行为。为杀人嫌犯叫好,看似打着正义的旗号,实则混淆了一个法治社会最基本的是非观。满屏的戾气,除了激烈的情绪发泄,于案情、于社会都毫无益处。

张扣扣在杀人之前,有没有寻求合法的救济渠道,有待当地官方的进一步还原。如果其合法诉求遭到漠视,当然有人要因此被究责。但无论如何,张扣扣在大年三十“复仇”杀人,无论是对他个人,还是对被害人一家,都是一出莫大的悲剧。

理性看待这一事件,大众基于朴素的道德感表现出的同情,是可以理解的,但同情不能代替是非。张扣扣残酷的杀人行为涉嫌严重的刑事犯罪,在任何语境下,都不应该被原谅,更不应该被赞许。

对这一极端个案,在事实和法律面前,大家的情绪不妨再等一等。当然,在汹涌的漫天猜测中,当地相关部门也需要主动、有针对性地发声,及时公开案件相关信息,以平息外界的猜疑。

责任编辑:张玉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原标题:社评:治理喇荣寺周围环境,西媒休要歪曲

喇荣寺五明佛学院。资料图

四川省色达县喇荣寺五明佛学院的事情不断遭到西方媒体的歪曲、炒作。《纽约时报》近日又打出了“藏区著名佛学院被拆除”这种混淆视听的标题,这也是西方主流媒体或者故意散布、或者以讹传讹相关消息的基调。

而事实是,喇荣寺五明佛学院从未被拆除,官方也根本没有拆除该寺佛学院的计划。官方只是对该寺周围已经拥挤不堪、存在包括失火及传播瘟疫等各种隐患的大量违章建筑进行治理,维持寺院周围地区僧众及普通信众生活和从事宗教活动所需的最起码条件。

据本报了解,喇荣寺是1980年新建的,当时只有僧尼32人,后来迅速扩大,到现在已有僧尼、居士、信众等常住人口近万人,占地近4平方公里。这些人口每天居住活动在相当陡的坡形地带,近万栋木质房舍布局混乱、高度密集,公共服务功能严重不足。近年来,五明佛学院自身已无力实施有效管理,当地政府在卫生、消防、公共服务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但仍难以满足人员增长的需要,必要的治理势在必行。

中国早已进入现代社会,宗教固然属于信仰范畴,但它同时存在于现实、世俗社会中,需要与基本社会秩序相衔接。当喇荣寺周围的环境出现过度膨胀时,软硬条件都支持不了。旧藏区时期有几千甚至近万人的大寺,它们都是围绕寺院形成的简陋棚帐,实为有宗教色彩的贫民窟。今日藏区显然不能走回头路,那是不人道的,也不符合藏传佛教的发展方向。

对于喇荣寺周围环境的治理,寺内喇嘛并无异议。有些住在周围不合规房屋里的信众和其他聚集人员有点意见,实属正常。在中国各地改造棚户区时,都会有人有意见,但是治理都推进了下去。西方媒体完全是戴着有色眼镜报道的,境外达赖集团更是做恶意解读,煽动不满。

设想一下,如果在美国或者英法某个大教堂周围忽然聚集起数以万计的信众和各类人员,那些人私搭乱建,搞出环绕教堂大片大片既不卫生又随时可能着火的棚帐,把整个地区搞成又脏又乱的“大贫民窟”,那么当地政府是否会介入呢?舆论是否会支持这种情况无限制地扩大、蔓延下去呢?

上世纪中叶以后的几十年里,广大藏区在保持藏传佛教文化传统的同时,获得了前所未有的经济社会发展,藏民的生活随着全中国社会一起奔向小康。这些变化契合了藏族社会的根本利益,帮助历史上严重封闭落后的藏区追上了时代。西方舆论场漠视藏区发展的伟大成就,那里有关藏区的议题基本被两股势力塑造着,一是与中国中央政府对抗、希望藏区保持旧有落后状态的达赖集团。二是西方充满对华偏见,或者揣着明白装糊涂,就想在中国内部制造对立的势力。

中国的宗教信仰都是自由的,同时中国早已是法治社会,各种宗教活动都需合法合规,与整个社会的秩序形成和谐。不仅藏传佛教,汉传佛教、基督宗教、伊斯兰教、道教也是一样。

西方舆论特别爱炒作中国各地政府依法管理宗教事务,违规建的教堂被拆除被它们指为打压宗教信仰自由,治理寺院周围的环境也成了打压宗教信仰自由,西方这种舆论渗透到中国国内,影响了少数人,因此主流社会应针对这些问题及时发声,以正视听。切不可认为一碰宗教就“敏感”,任凭西方的影响在我们的阵地上通过各种途径扩散。

《纽约时报》的文章竟然援引个别人的话,说政府治理喇荣寺周围环境的意图是“削弱可以对抗它的权力中心”。第一,喇荣寺的住持和僧侣决不会同意将他们定义成这样的“权力中心”。第二,如果外部力量想在中国任何地方培育这样的中心,肯定实现不了。在中国,任何宗教都不可能成为什么“权力中心”,就请西方舆论不要费心做这种挑拨了。

大国政治如何应对选举瑕疵

现在美国大选的结果开始出现了疑问,有三个州的选票可能被某国家黑客捣乱而需要重新计票。

"老机关"沙僧是如何有城府的

沙僧就这样在残酷的斗争中越来越成熟,越来越像一名合格的“机关干部”,最终修成了正果,被封为金身罗汉。

我现在想着如何改变自己

回过头来看,一定要记住“在变应变”四个字,在变化中应对变化,其中,最重要的是自己要随时改变。